外向王朝与内向王朝的区分 两千年历史中的Xi与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10-01 15:14

——历代汉族祭祀延续

自西周以来,都城设在濠江,洛邑同时建成;唐五代以后,开封和洛邑像灯笼一样换了都城。两千年来,Xi、洛阳都是统一的都城,非此即彼:西周、东周、西汉、东汉,大家都很熟悉;西晋短暂统一后,都城为洛阳;隋唐都是Xi安,洛阳是东都。武周时期,东都改为神都,作为武周的都城。

事实上,Xi安和洛阳同属天险之隅,都是辉煌的,都是失落的。可以说秤不离重,重心不离萌。

究其原因,战略意义上的“中原”观不是河南,而是以亳州为中心,以南太行、泰山(蒙山)、大别山为总边界的地区(上图红圈)。

鉴于人口承载能力等因素,真正的地理原始人(人口)是上图所示的红圈尺度,但保持在这个尺度内没有危险。所以控制中原的办法就是在外围(红黑圈之间)由小到大的控制中原。详见:汉泽读史:中国历史上的中原地区指的是哪里

现在很清楚,广域王权是商朝,商朝稳定的统治中心是安阳(河内)。河内回邯郸,右至长治,左至下菏泽低地。古黄河曾经离安阳、邯郸不远。

所以安阳政权的根基在邯郸。类似统治格局,另一个曹魏立足洛阳(许昌与安阳性质差不多)。至于安阳和许昌之间的开封,更多的是因为运河。

所以赵国建在邯郸,但地理位置确实不差。三国时期的邺城也在邯郸周围,大致在安阳和今天的邯郸之间。只可惜赵武灵王没有吞并燕国的打算。否则,河北人赵将如何接管秦国就不得而知了。

河内和河南(许昌)之所以能在河北和关中不发达或衰落的时候统治中原,是因为它是中原地区被黄河冲击的宽阔扇形区域。在自然条件下,河内是这个扇形地区最安静的地方,所以安阳是自然选择。如果说亳州曾经是殷商的都城,洛阳在亳州的西部,殷商其实在中原不断尝试,不断犯错,最终在安阳建立了稳定的统治。

一方面,曹操曾经在许昌建都,这是曹操自身实力的局限;另一方面,许昌又是控制中原人口的另一个选择,这一点堪比安阳。所以从人口的中原来看,真正在西北与河北抗衡的不仅仅是渭河流域的关中,河南的河洛、河东、关中三省也是如此。

张仪骗商贾入地(秦岭南麓,主体在今商洛),使秦看不起楚。自楚怀王破产后,楚国的经济一落千丈。屈原在台湾很出名,他生活在楚怀王时代,那时张仪在欺骗商业。

长平之战之所以激烈,在于关中谷地和河西主盘秦有巴蜀撑腰,赵打河北和晋阳盆地除幽燕(匈奴不能北移)大致相当于打中国除中原。因此,如果只取得上党地区而不杀死赵的四十万军队,秦、赵抵抗的效果还不得而知。